刘依然

给自己留一块安静的小天地

宝宝我们去哪里呀(大人瑜x宝宝洲) chapter 17

我还活着.........

===================================


Chapter   17



许啾啾得了一种名叫鲸鱼半天就会死的病,所以午饭之前许啾啾回到了鲸鱼的怀里。

午饭是才子做的,为了照顾到每个人的口味他还特地学了几个菜,以许啾啾为首的几人大饱口福。

黄景瑜看着吃完第一碗粥并且挥舞着勺子表达自己还想吃的迫切心情的许啾啾大为不解,明明和他平时做的辅食是一样的呀,为什么平时吃饭讨价还价,还嚷嚷着要吃肉,到了才子这里就乖巧的不行呢?

“啾啾不要吃了哦,下次哥哥在给你做好不好?”

才子看着在黄景瑜怀里撒娇耍赖只为多吃几口的许啾啾自豪感油然而生,但是圆滚滚的肚皮像个小西瓜,才子有一种再吃小肚子就炸了的错觉。

黄景瑜趁着许啾啾动摇的时候拿走了他手里的小勺子,又在他耍小脾气之前在肉嘟嘟的脸上亲了一口,“啾啾小馋猫,再吃你的肚肚就要不舒服啦!”

“呀!”狠狠地瞪了一眼黄景瑜,臭坏蛋不让我吃饭还把我当小孩子哄!

黄景瑜无所谓的捏了捏糯米团子一样的小脸,水汪汪的眼睛瞪起来一点威慑力都没有,反而像是撒娇。

你还不不是小孩子嘛,你不是难道我是吗?

这话黄景瑜是不敢说出口的,他还想晚上能安安心心的睡觉呢,小混蛋有千千万万种折腾他的方法,只要见他有一点点发火的苗头就一脸委屈的装无辜,滴溜溜的大眼睛里满满都是套路可是黄景瑜舍不得只能憋到内伤。

才子笑呵呵的看着一大一下的互动,转头对小姑娘说,“宝宝你什么时候可以这么黏我啊?”

“等哥哥长得像景瑜哥哥那么高的时候!”

才子受到了万点伤害。

 

因为才子的组合临近回归所以吃完午饭便带着小姑娘起身告别了。

走之前才子一脸羡慕的和黄景瑜说好希望和宝宝住在一起啊说定就不会被嫌弃了,黄景瑜表示我就笑笑不说话,就是因为熟悉的没边了才会被嫌弃到死呢,许啾啾是真的给他男人面子啊人前从来都是给足面子的咩哈哈。

 

拍摄看点就是鱼蛋二人组,主角之一走了节目组也早早收拾东西回去了,摄像机还在工作好在有了喘息的空间。

许啾啾趴在黄景瑜的小肚子上逗猫,黄景瑜一只大手扣住小孩的脑袋,蓬松柔软的头发被压下去遮住了许啾啾半个眼睛。

“哎呀哎呀看不见了!大坏蛋!”

“哈哈哈哈你这样好像十几年前的贵族。”

“????”

“杀马特哈哈哈哈哈哈哈!!!”

“黄景瑜草泥马!!!”

许啾啾扭着短肥的小身子从黄景瑜身上下来,撩起T恤就像就他的肚毛,被黄景瑜眼疾手快的制止了,小孩炸毛,得赶紧哄好才行,不然晚上陪他睡觉的就是一床小毛团了。

“好了好了我说着玩的,我们家啾啾可是最好看的啾啾,头发太长了吧,有空带你去剪头发好不好?”

“不想剪不想出门不想走路,哎呀哎呀我好懒!”懒洋洋的用小短手戳着黄景瑜肚子上的肉,一块腹肌果然很有手感啊,好喜欢。

“......祖宗请问你这小短腿能倒腾几步,难道我这个专属座驾还不够称职吗?”

“.......”

微长的刘海被小孩自己抓成了一块一块的,黄景瑜想起他在演唱会上那个指环小辫子的发型,再看看现在这精致的娃娃脸兼职忍不住手痒。

“洲洲,我给你编小辫子吧?”

许啾啾一脸不相信的表情深深的伤害到了黄先生,随手捞起在角落玩耍的小奶猫自言自语起来。

“饭团你说我怎么能这么悲催呢,我给人家当牛做马一把屎一把尿的拉扯大难道我靠不靠谱看不出来吗,我堂堂东北大汉还要做饭洗衣服养猫照顾孩子,保姆有我敬业吗?有我做的好吗?我居然被嫌弃了...”

“好了好了让你编就是了187的堂堂东北大汉你捏着一只小猫崽干什么玩意啊!”顺带的还有肉嘟嘟版的中指。

黄景瑜如愿以偿,给许啾啾弄了个简单的苹果头,变成了名副其实的许揪揪,感觉没了头发挡住眼睛许揪揪也觉得心情很好。

“黄景瑜,我想剪头发了,长长的好不舒服。”

“好啊,先睡午觉,睡醒了带你去。”

 

“不要闷闷不乐啦,多可爱的发型啊。”

“小孩子就要有小孩子的样子嘛,这个发型今年很流行哒。”

“洲洲看我看我看我!”

“......”

自从理发店出来许啾啾就再也没和黄景瑜说一句话,原因是黄景瑜拒绝了他想酱酿又酿酱的要求给他剪了一个桃心妹妹头,许啾啾看见自己眉毛上方的刘海还带着一个可爱的尖尖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一点都不酷唔啊啊啊啊啊!!!

无奈只能把尖尖重新减掉,这样原本就不长的就还变的更短了,许啾啾表示我只想静静不要和我说话,这才有了刚刚的场面。

黄景瑜心里苦啊,他家宝宝从前是高颜值,现在圆嘟嘟的更是逆天萌,什么样的发型扣在头上都只能更加衬托他的脸,可许啾啾偏偏不听啊,大眼睛里汪着一层水,稍不注意就踩中雷区,多说无益,黄景瑜干脆沉默的抱着许啾啾散步回家。

“景瑜我又任性了,我没事了,你别上火.....呜........”

“我没生气啊,你不要生气了才是真的,洲洲你这样真的挺可爱的,跟戴了个小钢盔一样哈哈。”

许啾啾听见钢盔又不高兴了,不过看看黄景瑜小心翼翼的样子又不忍心发作,本来嘛,又不是他的错,都怪发型师!把脸埋在黄景瑜的胸口一脸不高兴,小手却抓着他的衣领,小小的示弱举动黄景瑜看在眼里,抱人的手又紧了紧。

“一个月就长出来了,我和你保证。”

“好的吧.....”埋在怀里的小孩瓮声瓮气的回答,黄景瑜的胸口带着微微的震动,又委屈又乖的小孩顶着小钢盔简直戳烂了黄景瑜的萌点,可是又不得不再次开口。

“那个洲洲啊,昨天阿蒙来电话说导演问她为什么你不打预防针.....”

“所以呢.....”声音依旧恹恹的,但是许啾啾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们几个商量了一下明天带你去打针.......”

“!!!我特么又没病哦为什么要打针!!!”

“疫苗啊,你这么小各种身体机能都回去了,好吧除了你的大脑,如果真出了事就不好了对不对?”

“我不管我打过的我不要再打!!!”

“不行必须打!明天去打针,再两期和才子一起就可以收官了!”

“呜......你是嫌烦了才对吧!我这么小什么都干不了什么都要麻烦你,我还控制不住自己情绪傲娇脾气又大你肯定受不了了,你以前希望找个懂事善解人意的女朋友可是我不是这样的你肯定后悔了呜........”

黄景瑜看着脆弱的啾啾宝宝感到一阵甜蜜的负担,大宝贝既怕失去他,又怕他会生气,小心翼翼的样子让他心里一阵阵发紧。

他懂许魏洲在怕什么,,他在这个鱼龙混杂的圈子混得风生水起,有的人难免会动点歪脑筋,绯闻炒作事小,真的有新人想和他有点什么才是真,许魏洲从来不说什么是因为他眼睛毒,他精明,知道什么人该防什么人无所谓,相信他也相信两个人的感情,现在却不一样了,他小小的,在外人眼里不过是个比普通合作关系更亲密一点的小合作伙伴,节目结束一切都会结束。如果他连大脑一起回到小时候反而不会有这么复杂的情绪,现在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他很不喜欢。

“洲洲,我知道你怕什么,别怕,我陪着你,等这些乱七八糟的是都差不多了,我就退圈吧。”

“你凭什么退圈啊你还没拿到影帝捏,你的事业还在走高呢你想干什么啊!”

“有个小孩没安全感啊,我得想办法给他安全感你说是吧。”

“我没有,我也不想你因为我这样.....”

虽然许啾啾很委屈,可是黄景瑜忍不住想调戏他:“恩?许啾啾小朋友你居然知道我说的是谁啊?你怎么这么聪明啊?”

“你好讨厌啊!为什么调戏我啊混蛋!”

“哈哈哈哈哈摸摸毛不要炸哈!”

“我@#¥#¥%!!”揪着黄景瑜的帅脸不再撒手,为什么有人脸皮可以厚成这样!!

“哎呀好了好了,回去还给你剪指甲小混蛋你要抠出血啦!!!”

“哼!!!”

“明天去不去打针?”

“呜.....去吧......”


 

END

评论 ( 15 )
热度 ( 31 )

© 刘依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