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依然

给自己留一块安静的小天地

【番外】我怀念的

我只是遗憾不能陪你到老 指路

番外,就是和好过程,不要问我为什么前后画风大不相同

因为我写了一个月啊= =

剪的视频太黄暴几个网站都不过审我好生气啊!

所以还怎么放!

================================


一只脚已经踏出家门的黄景瑜迟疑了片刻。

他其实很矛盾,他怕许魏洲冲上来阻止他,只要他看到许魏洲的眼睛便会妥协,那是在娱乐圈浸淫了八年却依旧清澈如初的眼睛,所以刚刚到现在他都不敢直视许魏洲的眼睛。

但是他又隐隐期待许魏洲能拉住他,毕竟如果可以,他是不想和他分开的,一点都不想。

 

黄景瑜站在楼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四月初夜晚微凉的空气吸到肺里令他不由自主的咳了几声,整个胸腔都钝钝的痛,冷空气吸到肺里真是难受啊,要不然怎么能咳出眼泪来啊,切。

便利店透过玻璃窗投射出温暖的光,柜台后面兼职的大男孩偷偷地把奶猫藏在大衣口袋,黄景瑜认得他,也认得他手里的小奶猫。

那是他在有次晚上去给许魏洲买橙汁的时候发现的,巴掌大的小猫躺在男孩子的手掌奄奄一息,见到黄景瑜进门先是一惊,紧接着试图把小猫藏起来,他冲不知所措的男孩子笑了笑:“你不用藏了我都看见了,没事我不在意,也不会告诉你的老板的。”

“.....哦哦,谢谢你!”男孩子显然没想到气场满满的男人会用那么柔软的眼神看着手里的奶猫,愣了愣才急急忙忙的道谢。

许魏洲对所有的喵星人都毫无抵抗力,连带着他也对这种一叫就像撒娇的生物生出大大的好感。

后来许魏洲听他说起这件事,只要有时间变回隔三差五的晚出去看猫,久而久之他们便和男孩子熟悉起来,也眼见着奶猫一点点强壮起来。

 

 

黄景瑜在室外看着一人一猫出了神,他还记得他对许魏洲承诺过,等两个人没有这么忙了,就养一只猫,可以调皮捣蛋但是又很黏他们会对他们撒娇的猫。然后呢?猫还没出现,他们却分开了。

黄景瑜抬手进了便利店,男孩熟络的和他打着招呼:“景瑜哥你来买果汁了吗?”小奶猫叶喵喵的叫了两声表示欢迎。

“哦,今天不喝果汁了来拿两听啤酒。”

“也是,总听洲哥说你小孩子口味,不过就也不要多喝嘛对身体不好。”

“......”

粗心大意的男孩并没有看见黄景瑜眼中一闪而过的痛苦,反而看见了躺在他脚下的行李箱。

“景瑜哥你要出门工作吗这么晚......哇你居然还喝酒!”

“小屁孩懂什么是生活啊,生活很艰难知不知道,不工作没有饭吃啊!”

虽然半退幕后,可他依旧是一个合格敬业的好演员,隐藏情绪对她来说也并不是什么难事。

“我都二十岁了好吧,如果不是为了生活我也不会做晚班啊很辛苦的景瑜哥!”

“对对对,小朋友我走了,辛苦你啦!”顺手捏了捏小奶猫的肉垫便拎着轻飘飘的箱子走了。

 

我走了,大概不会再回来了,毕竟这里不是我的家了,我亲手把我的许魏洲放走了,我找回了我曾经最向往的自由了,可是我怎么一点都不开呢?

洲洲现在在家里干什么呢,在哭吗?还是在骂我呢?他什么时候才能看见我写给他的那封信呢?

我希望他能看到那封信,希望他能懂我。我又不希望他看到那封信,就让他以为我过够了对我失望了也挺好的,起码他不会念念不忘了吧。

 

黄景瑜的日子过得比许魏洲简单多了,本就不多的工作被推得没几个,后来干脆做起了甩手掌柜,美其名曰老板不好当,前段时间才谈下签约了几个艺人都是他亲自出马,现在当然要休假放松。

经纪人一直跟着他,也眼前的男人早就不是当年不顾一切的毛头小子了,他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也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八年足够磨平他的棱角。

有的时候他也会怀念当初那两个懵懵懂懂却异常坚定的两个大男孩,他也曾见证过两人在最艰难的那段岁月里的相互扶持,那是一种不管他站在什么样的角度都不忍心阻止的感情。

他也和两人一样以为他们能携手过一辈子,现在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怎么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呢,究竟是不爱了,还是爱不起了,他不得而知,他知道的只是,黄景瑜时常对着手机发呆,他的微信置顶从来没有变过,他开始频繁的和他抱怨失眠的困扰,而上一次,是他的事业才起步的时候,那个时候他虽然疲惫可是精神却很好,那时的他身边还有一个只要没工作便会围绕左右的许魏洲,想尽一切办想要提升他的睡眠质量,食补按摩老偏方信手拈来,他却见过黄景瑜一把揽过团团转的许魏洲,两人低头耳语,他告诉他,只要他在身边,就不会有失眠。

他在旁边忙着手上的事情,对话却一个字都没落,当时他还对许魏洲一些许敌意,认为他会变成黄景瑜前进的绊脚石,而时间却向他证明,这两个人,只会成为对方前进的动力,不管是曾经,还是不在相互扶持的未来。

 

黄景瑜在某个依旧失眠的深夜看见许魏洲的微博,我想我会怀念我经历过的一切。

他鲜少会发这种么棱两可又不带表情的句子,似乎是在陈述一个事实,又像是在对某个人表达内心的感觉。

其实黄景瑜知道他怀念的是什么。

初见时拘谨的两人,天寒地冻的首都,吵吵嚷嚷的人群和那些同床共枕的日夜。

那些也是我怀念的。

后来的后来,黄景瑜更新了很多年没有用过的唱吧,仅自己可见,他不想别人窥探他的内心,更不想他察觉出他的煎熬。

 

我怀念的 是无话不说 

我怀念的 是一起作梦 

我怀念的 是争吵以后 

还是想要爱你的冲动 

 

我记得那年生日 

也记得那一首歌 

记得那片星空 

最紧的右手 

最暖的胸口 

谁 记得 

谁 忘了 

......

 

黄景瑜又何曾不是,他和许魏洲是他所有感情里最长的,走的最艰难的,却也是他最期待,最想看见未来的。

黄景瑜没有太多关于校园的记忆,也没有太多始于校园,又在他成名后依旧默默做他坚强后盾的朋友。同样年级的孩子们还在肆意享受着青春,他却在懵懵懂懂的年纪承受本不应属于他的烦恼,工作房租生计,没有一样是他不担心的。

以至于后来他遇到许魏洲之后觉得那是生活对他曾经失去的补偿。

他对他好,宠着他护着他,都是基于他与旁人不同的真挚和热情。黄景瑜一直以为他把许魏洲当成弟弟,却忘了剧组里那两个整天大哥大哥叫的男孩子才是真的把他当成哥哥。

后来,是许魏洲带着他迈出了最难的一步,除了被填满的心脏和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的满足感,黄景瑜一直都是感谢他的,感谢他的无所畏惧,感谢他的用心,感谢他的善解人意,虽然许魏洲捏着他的脸告诉他既然是情侣那就把那些虚头巴脑的话收一收,什么感谢不感谢,感动的话就陪他过完一辈子。

然后他们分手了,黄景瑜反省过是不是还不够感谢他以至于能把自己抵押给他,答案却是正因为这样才不能用自己捆绑他一辈子。

你好我好大家好,挺好的。

 

许魏洲来电话的时候黄景瑜正半梦半醒的在床上挺尸,恍惚间还以为他们在那个穷啦吧唧的剧组,许魏洲在电话里扯着嗓门喊他起床。

“黄景瑜,你是不是傻!

“黄景瑜,你神经病。”

“黄景瑜,你混蛋!”

“......”

一声大过一声的控诉黄景瑜都能想象到头顶冒火的样子了,尾音却带着一丝丝不易察觉的委屈,年纪大了以后鲜少出现的许氏委屈随着渐带哭腔的声音显露出来。

许魏洲是真的生气,也是真的委屈。他气黄景瑜的决定,也气自己三十好几的人了却像个小姑娘一样忍不住想要闹脾气。可是一想到黄景瑜一句为他好就全盘否定了两个人曾经一起走过的路他就忍不住委屈。

然而黄景瑜最见不得他委屈,许魏洲自始至终都是坚强的,他会想办法解决问题会用合理的方式排解压力也会便开玩笑边向黄景瑜抱怨生活然后讨到一个抱抱就眉开眼笑,即使后来两个人没以前那么黏糊了,他也知道那是因为许魏洲有能力抗下了。

前男友的示弱本就让人无法,尤其是备播分手却依旧深爱的前男友,黄景瑜舍不得他受委屈现下也只能先安慰受了委屈的小猫。

“洲洲啊.......”

“呜....黄景瑜我好疼.....好难受.......”

“你怎么了?”

“我好难受......”

不仅仅是示弱,还有掩饰不了的虚弱,和刚刚骂他的语气完全不一样,本来还云里雾里的黄景瑜彻底清醒过来,不知怎么想到了回光返照这四个字,惊得他起了一身冷汗。

“洲洲??洲洲???”

这下电话里没了声音,黄景瑜跳起来抓了钥匙钱包就跑了出去,边跑边想傻逼玩意分手了都不知道把人家家里钥匙留下这不是找事么。

路上黄景瑜给许魏洲的经纪人打了电话,经纪人虽然着急但是知道大概原因还是理智的。

“景瑜你别着急,洲洲前几天拔了智齿后来有点发炎可能导致发烧了,我现在没在北京你帮我去看看他行吗?”

“我在路上了,一会就到。还有哥你要是没什么事就早点回来吧,洲洲没人照顾不行。”

经纪人心说啥叫没人照顾你不是人吗,你现在在休假你以为我不知道怎么的,是不是傻。淡然这些他都没说出口。

“景瑜啊....算了,我早点回来,麻烦你了。”解铃还须系铃人,他一个外人也是多说无益的,有的事只能他们俩自己参透。

“没事,应该的。”

那可不是应该的= =

 

黄景瑜进了门就看见茶几上乱七八糟的堆了几个泡面桶和啤酒瓶,还有剩了两根烟的烟盒,头疼的看着窝在沙发上可怜兮兮的许魏洲,拔了智齿还这么折腾,你不发炎难道我发炎么?

他蹲在沙发边看着许魏洲,三十好几的人了也只是褪去了青涩变得更加成熟,模样却一点没变,眼睫毛上还有点雾气,因为拔了牙半边脸肿了起来反而显得有点肉嘟嘟的,黄景瑜猛然意识到他已经很久没有仔细看过许魏洲了。

“洲洲,洲洲醒醒。”

“唔......黄景瑜?”

“是我,你把药吃了,我去给你拧个毛巾擦擦脸,多大人了啊还这么任性。”

说着起身想去洗手间却被许魏洲抓住了衣角,“景瑜你别走...”

“我不走,你乖乖吃药,我一分钟就回来了好不好?”

许魏洲不情不愿的撒开了黄景瑜又乖乖吃了药,没等到还在洗手间做心理建设的前男友就撑不住睡了过去,在他看了黄景瑜写给他的那封信到现在已经两天了,心理和生理的双重折磨弄得他生了病,在此之前他已经两天没有好好休息过了。

大概因为知道景瑜是真的不会走,在他的前男友先生做好心理建设之前便睡过去了。前男友先生出来看见许魏洲睡得安详也没叫醒他,准备把他抱回卧室,这种事情他干起来轻车熟路的,抱起的瞬间黄景瑜又在心里爆了个粗口,又轻了。

小心翼翼的把没几斤肉的小身板抱到床上摆好,许魏洲又挣扎起来,黄景瑜怕他压到自己肿胀的脸颊,小心的把他的头摆正。

“洲洲,洲洲你很难受吗?要不我们去医院?”

“景瑜...”

“恩?”

“景瑜你别走了好不好?我以后不会那样了我我知道你担心我,我以后不发脾气了,我最近压力太大了我控制不住,你不喜欢这样,我们像以前那样好不好?”

“我不需要孩子我也不需要儿孙满堂,我要的是你啊,只要有你就够了。”

“从前的遗憾我不能替你弥补,我要你陪我到老,这样我们就没有遗憾了。”

“景瑜,别离开我,别不要我。”

许魏洲全程都没有睁开过眼睛,黄景瑜不知道他到底清醒着还是在睡梦中,眼角挂着泪,黄景瑜却不敢碰,他怕弄疼他的洲洲,又不忍看着他的泪留下来。

“洲洲啊.......”

黄景瑜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现在的感受,就好像在高度浓缩的柠檬汁里跑了几天几夜,又酸又涩,又带着甜,搞得他既想抱抱思念的人,又想狠狠抽自己几个巴掌,以此来惩罚自己的一时糊涂。

许魏洲强势又坚强,会和他示弱偶尔会在他面前流眼泪,但他依旧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而现在许魏洲说的每一句话都像一把刀子插在他的心上,骄傲的许魏洲在他面前哀求他回来,被他保护得好好的许魏洲带着点卑微要他留下来。

黄景瑜觉得嗓子紧的说不出话,许魏洲得不到回应眼泪开始扑扑的往外冒。

“哥....”

“是哥不好,哥是混蛋,我不走,再也不走了,陪你一辈子。”

“洲洲乖,睡觉吧,睡醒了就不难受了。”

黄景瑜把他搂进怀了许魏洲在黄景瑜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安稳的睡去,果然这样才是睡觉的正确姿势啊。

 

许魏洲醒过来看见近在咫尺的脸还以为在做梦,连带着昨天半清醒时候的事一并以为是幻觉,他不敢出声也不敢动,就这么看着那张脸。

“还看啊,看能吃饱吗?不是我说你,知道拔智齿磨人你还这么折腾自己,抽烟吃泡面喝酒,你咋不上天呢?”

许魏洲依旧不说话,黄景瑜自己说的没意思也瞪着他,丝毫没有要把昨天的事说清楚的打算,

也一点都没有破镜重圆后的温存。

许魏洲抬手捏了捏黄景瑜的脸,又嘿嘿傻笑了几声说,真的。

黄景瑜觉得许魏洲醒过来之后一朝回到十三岁,三十好几的人明明还没好利落偏偏要想黏人的奶猫一样跟在他后面左跑右跑。

“许魏洲你听着,我知道你在怕什么,上次分手是我不对,我一直想用自己的方式保护你却没有听过你的意见,但是以后这种事情不会再发生了。

我把这辈子都交到你手上,我还能跑出你的手掌心吗?我会给你安全感所以不要害怕,好吗?”

裹着被子坐在沙发上的人脸颊肿着看上去嘴也嘟嘟的,看着有点委屈的点点头。黄景瑜在上面落了一个轻吻转头去收拾屋子。

火急火燎的奔回北京,看着黄景瑜还停在外面,深谙两人尿性的经纪人估计没他什么事了转身和移魂是的飘回了家里。

小王八蛋们喂我吃狗粮还想折腾死老人家,不过当初死活不敢拔的智齿居然还有这种作用。

 

后来的后来,那颗挽回了二人感情的智齿被许魏洲收藏来放在了家里最显眼的地方,那封黄景瑜最想销毁没有之一的信也被他收了起来,不知道藏在哪里。

 

 

我怀念我们经历过的一切,也要和你一起变老。




END




    智齿这件事真的不是夸张,以前拔牙打麻药的时候因为医生不靠谱弄的伤口很大,然后lo主就发烧了,高烧不退那种......孩子们拔完牙一定要注意啊,还有找个靠谱医生......

评论 ( 6 )
热度 ( 42 )

© 刘依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