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依然

给自己留一块安静的小天地

我只是遗憾不能陪你到老

我也不知道在这个自我放飞的日子里我为什么要写这个

我是一个不会BE的好孩子

=====================================


昏黄的灯光在纸上打出的阴影更显的斑驳,看得出被人翻了无数次。

没什么特别,分手信而已,最特殊的地方不过是黄景瑜写给他的而已,不太好看的字体却是一笔一划的,可见写信人的用心。信息时代下,即使曾经是最亲密的爱人,他也鲜少见过黄景瑜一口气写这么多字,更没想到第一次也变成了最后一次。

许魏洲在无数个结束工作的夜晚都不禁回想起那段时光,到底是哪里出错了呢?当说好的海誓山盟说好的永远在一起在某一天变成了无止境的争吵,许魏洲看懂了黄景瑜的疲惫。

“都是做这一行的我有多累你不知道吗?是我是自己做老板,我是不用和高层搞好关系还是我不用对别的艺人负责?”

“所以你就去那种地方和他们喝酒?那是什么地方你不知道?”

“我是成年人了!我还是个男人!你不需要事事为我操心好吗?”

“景瑜,你是不是烦了?是不是累了?是不是受够这种遮遮掩掩的生活了?”

“我不是烦,也不是累,我只是忽然懂了他们说的感情会败给时间。”

“所以呢?”

“洲洲,我觉得你应该有更好的生活。”

“哦,那就这样吧。”

所以说,从男人嘴里说出来的甜言蜜语,真的不可靠,不管是他,还是黄景瑜。

许魏洲在最初的时候天马行空的想象过无数种分手的场景,当某一天幻想成真倒是很平静的,大概是因为潜意识里就知道这件事会发生吧,他想。

 

两个男人住在一起日常用品都是混用,何况两个人在北京都有房子,为了躲避偷拍也不会同进同出,偶尔衣服都是混穿的,很多他们自己都分不清到底衣服的主人是谁。

黄景瑜收拾得很快,只有一个不大的行李箱。

“洲洲,我走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哦,你也是,别老喝酒本来胃就不好。”

稀松平常的对话,好像黄景瑜只是短暂的跑个通告而已。许魏洲望着他的背影,什么时候回来五个字差点脱口而出又被咽了下去。

他不会回来了呢。

 

生活过程什么样子都还是要继续的,忙碌的通告和空中飞人般的生活并没有因为许魏洲的失恋而有丁点的改变。忙点好啊,忙到进门能倒头就睡就不会因为进门没有温暖的灯光没有可口的饭菜没有温暖的拥抱难过了。

这话谁说的,许魏洲很想找那个人谈谈,明明都是放屁。

身体上的累和思想永远不会冲突,以至于某天一天一夜没有休息过得许魏洲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星星想到了无数个只属于他的,回不去的曾经。

年少轻狂的叛逆期亦或者曾经在他生命中出现过有慢慢的淡忘的同窗,大学的某一次演出甚至一节普通的课程,更多的还有关于他和他的初见。

黄景瑜大概是他生活中最意外的存在,许魏洲问过他如果当初没有出演上瘾,没有走红,他们的日子过得会不会比现在好一点,起码要自由一点。

黄景瑜却抵着他的头顶把他拥到了怀里,“生活以这样的方式进行就一定有它进行的道理,你纠结过挣扎过妥协过却最终这样决定了,那就是所谓的命中注定。就像我们的相遇,就算我们没有接这部网剧,可能在未来的某一天也会以另一种方式相遇。

一切都是安排好的,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我想我会怀念我经历过的一切。

晚睡的人们在午夜接到了特别关注的消息提示,没人知道许魏洲想表达什么,除了一个人。

 

拉开许久未碰的的柜门,其实花了许魏洲很大的力气,他始终在逃避,逃避分手的现实。即使吵翻了天,即使大打出手,他依然希望黄景瑜能一直站在他身边。

柜子里的衣服黄景瑜走的时候收拾的差不多了,可是他的专属味道依旧存在,这就是许魏洲不愿碰他的原因,衣服他还是不缺的,如果可以,他甚至想把衣柜连同衣服一起扔掉,可是他舍不得。

柜子里满满当当的衣服全都拿出来才发现深处有个信封,密密麻麻的子铺在皱皱巴巴吧的纸上,看的他一阵心悸。

 

“洲洲:

其实我一点都不希望你看见这封信,一点都不想。

我刚认识你的时候,你才二十一岁,连法定的结婚年龄都没到,现在你都到了而立之年啊,时间过得真是太快了,记得当时我还和你说过,等下一年你过生日我们就去扯证,然后你捶了我一顿。

其实很多时候我都希望你能像我们初识的时候一样,捶我一顿,然后骂骂咧咧的说出你自己心里的不满,而不是现在这样毫无原因的争吵或者把所有事藏在心里,然后一言不发。

我们争吵过那么多次,可是那个时候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分开。现在也是,但是好像不行。

今年是我们走过的第八年,我们说好要给他们一个八年之约的,我们大概要食言了吧。

都说熬过了七年之痒,还有八年抗战,还有很多很多倦怠期什么的,如果我们不分开,大概也会跟我们一辈子吧。

现在你也到而立之年了,一个男人的黄金时期,我有多爱你,有多希望你好好的,连我自己都说不好上限是什么。

年轻的时候,我们肆无忌惮的爱着,以为一切风风雨雨都不可能挡住我们的步伐,的确也是没挡住嘛,我们的父母同意了,我们隐藏的那么好,除了至亲再没有别的人知道。

所以我们为了自己的事业忙碌,拼搏。你和我说,你每次站在台上唱歌,都希望我能站在你转头就能看见的地方,我也希望,能陪你站在更大的舞台上或者光明正大的坐在台下听你唱那些属于我们的歌,一直都是我的心愿。

可是啊,最后的最后,是我们自己向生活低头了不是吗?我不喜欢你被问你那些无中生有的感情时强装的幸福和达不到眼底的笑,你同样不喜欢应酬晚归的我身上沾染的浓重烟酒和香水混杂在一起的味道。矛盾这种东西啊,不是说出来就能化解的,但是不说,早晚都会出事不是吗,就像我们。

我也看不得你对着那些小孩子发呆的样子,还有逗弄小孩子时眼里的光。

你将来一定是个好爸爸,我常常听见旁人这样说。你无所谓的笑笑,却成了我心里的一根倒刺,不会有什么太大影响,但碰到了总归是疼的。我嘻嘻哈哈的和你说我吃小孩子的醋,其实心里是剥夺了你做爸爸的资格满满的内疚。

我知道你不喜欢男人,你的男人只可能有我一个。我当初信誓旦旦要保护好你,可到头来,却是我先说的分手。

你别怪我,我真的,希望你能过得比现在更好。有一个善良懂事可爱的妻子,有一群调皮捣蛋的孩子。就算你很老很老的时候,你的子子孙孙会伴着你入睡,而不是只有孤零零的另一个老头子陪在你的病床旁边。

可是啊,我真的说不出我不爱你了怎么办。那群傻丫头问我,最让人心痛的四个字是什么,我说我不爱你。她们说不是的,是我还爱你。所以说出这四个字的时候,你得有多心痛呢?

我就是这么自私啊,自私的都不想自己把悲伤收好,偏偏还要来刺激你,可惜,你不会再捶我了。

我今年都32了,在过去的32年里真的留下好多遗憾。

遗憾没有体验过一次大学生活,遗憾没有多陪陪爸妈,遗憾没能早点遇到你,遗憾当年的综艺我没有亲口告诉他们我的搭档是谁,遗憾没有和你走遍世界,遗憾不能公开我的感情,不能告诉全世界我爱你。

而我最遗憾的,便是不能陪你到老,你应该有更好的生活,你的感情应该得到真心的祝福,而不是每时每刻都担心被拍到。

我希望你过得快乐,希望你能幸福,希望你能有一段不用提心吊胆不需要苦心经营的感情,可是我好像都没能给你。

所以,我们就走到这里吧,刚刚好,刻骨铭心的爱过,应该也能忘掉。

 

                                                                    黄景瑜”

许魏洲看着歪歪扭扭的子红了眼眶,简直是个大骗子。

你说忘就忘吗?你是我吗?

你说祝我幸福我就能幸福吗,你真的知道我的幸福来自何处吗?

你说你希望我能儿孙绕膝,你真的知道我向往的生活是什么样的吗?

黄景瑜真是个混蛋,分手了还说爱我,口口声声说为我好,根本就没有管过我是什么感受,太自私了。

                                                                     

    大大的叹了口气,又仔细地叠起来收好,翻阅过太多次的纸张皱皱巴巴的,再也没办法抚平。许魏洲自己也不清楚这种东西为什么他会选择一遍又一遍的翻阅,总之越来越淡然,也越来越懂得黄景瑜当时的心情。

时间终究还是能让人淡忘一切的,经历的多了,很多当年让你觉得难过的不得了的事情都能笑着说出来,遗憾那么多,怎么可能每件都有弥补的余地。

我只是遗憾不能陪你到老,有没有什么方法,能让我们不那么难过?

 

房间的顶灯忽然被人打开,刺眼的光线激的许魏洲眼里的氤氲的雾气汇成大滴大滴的眼泪,慌忙藏好两页信纸,罢了,都过去了呢。

“哭什么啊?又难受啦?吃药没有?”有一只大手附上了许魏洲的后脑勺,又在他的胃部不停摩挲,体温透过薄薄的布料传递过来缓解了不适,他舒服的眯起眼睛,耳边是男人啰哩吧嗦的问题。

“哎呀你好烦啊!”

“是是是我烦我最烦!所以你能告诉我你哪不舒服了吗?”

男人一如从前,不能清楚表达自己的时候就会手忙脚乱,失而复得的喜悦不管过了多久心情依旧如初,真是庆幸啊,我把你找回来了。

鼻子又有点发酸,“黄景瑜,我们再也不要分开了好不好,我们不吵架了,你别在自作主张了,别不要我,别离开我。”

“不会了,再也不会了,我是混蛋。”把因为胃病又掉了几斤肉的小身板搂进怀里, 看着眼前人脆弱的样子和自己犯过的浑,黄景瑜悔不当初,“还好你把我找回来了。”

“别哭了。”

“不允许生病的人脆弱吗?”

兜兜转转,依旧在一起。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我还要陪你到老呢。”


END

评论 ( 19 )
热度 ( 56 )
  1. 清浅逸尘刘依然 转载了此文字
  2. Billill0228刘依然 转载了此文字
  3. 澍漆刘依然 转载了此文字
    看着信的内容眼泪不停地掉(;д;)

© 刘依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