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依然

给自己留一块安静的小天地

宝宝我们去哪里呀(大人瑜x宝宝洲) chapter 14

这更之后要停更了吼

期末了嘛,懒癌楼主要开始动手做作业了。

我有罪,请尽情的扔锅TTTT

坚强如我是不会放弃的好吗,说不定啥时候就冒出来了

等我哦~

这章,有肉渣,有邪教

但是我不知道写的到底是什么鬼

================================

chapter  10

chapter  11

chapter  12

chapter  13


Chapter  14

 

最后的最后Berry宝宝还是睡到了床上,小喵喵在许魏洲怀里,许魏洲在黄景瑜怀里,两人一喵抱成了一团。

“洲洲,后天节目开播,前面录得那些还能撑几期,但是时间还是有点紧,我和阿蒙商量了一下,就说宝宝家里有事暂时缺席几期,我要去才子那里客串几期,连录的,可能有两天会回不来。”

“啊?只去才子前辈家不去影帝那里啦?”

“阿蒙听导演组说才子有点搞不定要我去帮忙......”

“说得好像你能搞的定一样,你面对的可是机智乖巧可爱的我!”

“对对对,那么机智乖巧可爱的许啾啾小朋友你能照顾好自己照顾好我们准喵妈吗?”

“黄景瑜,我承认我喜欢被你宠着的感觉,我喜欢你事无巨细为我打点一切,但是不代表我是三级残废,我也是男人,所有的事情我也能和你分担。别把这些事请当成使命,也别把自己搞得太累,你不是我的仆人,而是我的爱人。”

“是是是,纯爷们许魏洲,请你务必要帮我照顾好我的亲亲爱人和我闺女还有我肚子里的宝宝好不好?”

“好吧看你这么诚恳勉为其难答应你吧。”

忍不住伸手挠了挠洲喵喵圆润的小下巴,还是肉肉的好摸啊,翘着下巴的小样子和他怀里的草莓宝简直一毛一样,顺手揉了揉Berry圆咕隆冬的小脑袋,这厮直接把肚皮翻出来给他俩,笨手笨脚(划掉)没有经验的高大男人第一次接触怀孕的生命体,许魏洲精神头还很足,伸手摸了摸不是很大的肚子,用后脑勺撞了一下黄景瑜胸口。

“哎,我好像剥夺了你当爸爸的权利,你会不会怪我啊?”

“你就是我的孩子,我还不愿意把我的爱分给那些小不点呢,前段时间还不是我照顾你啊你还叫我爸爸呢你不记得啦?”

“黄景瑜你的脸呢!睡觉!”

 

许魏洲窝在公寓一个人看完了Call Me Baby的首映,直接用四个字可以概括为,太羞耻了。

咬着手指头进行了深刻的反省,也不知道是不是变成小孩的后遗症,总之啃手指头已经加入许魏洲日常豪华套餐。我为什么一直在卖萌!我为什么一直在讨抱抱!我为什么这么粘人!!!再也不要看自己出演的综艺了自我认知都崩塌了哭唧唧。

黄景瑜回来打死没提去才子家到底发生了什么,当然许魏洲也不想问,这人和他一样,倔的跟头牛似的,想说的话早就倒豆子一样霹雳啪啦说开了,自家男人自己还不知道,回来心态良好,照旧在外狂拽酷炫,在家二么愣眼。许魏洲每天和米虫一般,睡觉撸猫看漫画打游戏,到点做饭喂Berry,和黄景瑜扯皮做爱做的事,足不出户也依旧欢欢喜喜的过着两个人的小日子,黄景瑜的电视剧也进入了尾声。

至于有人问起炫娃狂魔黄景瑜许啾啾去哪里了,也被他用宝宝家里有事搪塞了回去。

杀青前夜适逢没有啾啾宝宝的黄景瑜第一次去才子家客串,他看着许魏洲东跑拿两包零食,西颠抱几瓶饮料,堆了一桌子杂七杂八的东西又一本正经的把Berry从窝里捞出来摆到顺手的位置其实内心是拒绝的。

“洲洲你前几期不是抵死不看的吗,老缠着我不让我看咱俩综艺首秀你故意的吧?”

“黄景瑜你能不能不说话啦?!!”

说起这个许魏洲就觉得不好意思,自从首播看崩了自己的人设,许魏洲就再也没看过这节目。黄景瑜本想认认真真的和许魏洲守着第二期的直播以弥补上次不在的遗憾,谁想小混蛋在开始的当口主动诱惑他,一声一声在他耳边叫着哥哥搅得他浑身冒火,罢了罢了,美色当前,节目什么的都可以放一放。

第二天许魏洲没能起床吃早饭,给了黄景瑜好几巴掌顺便赠送了一圈牙印的同时也暗自庆幸那副又萌又娇俏的模样没被黄景瑜看见,不然肯定被他笑话了。

黄景瑜如果知道他的想法大概要凌乱了吧,人越大想法怎么反而越简单了呢,一个游戏MVP难道忘了网络这个东西的存在了吗?黄景瑜你就得利便宜还卖乖吧,谁不知道你美的尾巴都要翘到天上了呢,听着许魏洲一声一声哥哥的叫,两个厚脸皮逼得怀孕的闺女都不知道躲在哪里才好。

“想看看你如何机智的带孩子啊!”

“这有什么好看......”

“憋和我说什么带我带出经验!不想听!!不相信!!!”

“的........”

我知道你不相信啊我自己都不相信,可是我怕你受刺激啊。

 

许魏洲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表情在黄景瑜对着才子露出第一个虎牙笑的时候僵硬了,黄先生的视线尴尬的从许魏洲脸上转到无辜的Berry身上。

当许魏洲看着两个人支棱着四个爪子面对嚎啕大哭的宝宝手足无措的时候脸上出现了一个微妙的表情,黄景瑜看似专心撸猫其实已经开始冒冷汗,因为他清楚记得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估计这段会被当成爆点拨出来 。

当许魏洲看着黄景瑜接过才子手里的奶瓶并且和才子共同谱写了一首奶爸赞歌成功逗笑他怀里的宝宝时轻笑出声,黄景瑜浑身的汗毛的都立了起来。

当许魏洲看着两个人坐在地板上看着婴儿床上的宝宝轻声聊天,后期还很给力的渲染了超级温馨的特效,目测大批cp粉在赶来的路上了。黄景瑜的没控制住力度捏疼了Berry换来了一生哀叫和一顿真猫拳。

黄景瑜战战兢兢的看着一脸云淡风轻的许魏洲喝了口饮料,这大宝贝没别的毛病,懂事的不得了,偶尔吃起醋来却也是让他招架不住,没有榴莲没有键盘也没有遥控器,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许先生会用什么招数对付他。

黄景瑜看着许魏洲带笑的嘴角觉得应该说点什么才行。

黄老板不要怂!

“那个洲洲啊,虽然我是去客串起码我也是个常驻嘉宾不是,才子那么呆萌的一个人我们能聊到一起去多难得,你不是很欣赏他吗我可以介绍你们认识呢.....额.....洲洲我错了我不该乱撩不该和才子走那么近......”

“我说.....”许魏洲只说了两个字,黄景瑜端正的坐在沙发上等待发落。

“我说,我在你眼里就那么爱吃醋你以为我是你吗丹东醋王,我没生气,我也没吃醋好伐?”

“诶??洲洲你不惩罚我了吗?”黄景瑜对上许魏洲带笑的眼也是一愣,不是他风格啊。

“那么想被罚啊?快洗洗睡吧,今天拍一天明天还拍大夜呢。”抱起Berry放回给它准备的产房里,越来越不喜欢出窝,大概也是快生了。


邪教走起来


许魏洲第二天比黄景瑜先一步醒来,看着黄景瑜安静的睡颜不好意思的很,居然睡着了?居然是黄景瑜帮他清理的?说好的做一个体贴的攻君呢?说好的要比黄景瑜温柔百倍呢???

纠结的把脸埋进枕头里,一会闷得不行又冒了出来,正对黄景瑜迷蒙的双眼。

“洲洲....”小奶音带着撒娇般的意味,许魏洲却觉得是地狱之音。

“你你你醒啦,我我我去给你做饭时间还早你在睡一会我叫你!”

说完光溜溜的窜进浴室又火速窜进厨房,他还没想好怎么面对这个人,恩。

黄景瑜都快笑清醒了,这小孩怎么这么可爱,都老夫老夫还因为这么点事不好意思。

 

照例送黄景瑜出门,这位却哼哼唧唧的不想走。

“洲洲我明天晚上杀青宴之后才能回来...”

“没事啊,我自己什么都能弄好,你放心好了。”

“杀青宴肯定吃不饱,回来给我做饭好不好?想吃你做的蛋糕....”

“好啊,所以你委屈什么???”

“我难受,我累,我想睡觉TT”

“呃...鲸鱼乖哦,洲洲等你回家,mua!走吧,别让人家等太久。”

 

虽然累,黄景瑜的状态却很好,满心欢喜的结束所有工作回到住处,没见到许魏洲,只有Berry站在门口喵喵喵喵的叫,很着急的样子。

他有种不好的预感,草莓宝快生宝宝了,不爱出窝也不爱叫,现在这样太反常了。

“草莓宝宝乖,洲洲粑粑呢?”

“我在厨房啊啊啊啊啊!!!黄景瑜啊啊啊啊!!!”

三步跑到厨房,面粉奶油撒的哪哪都是,小小的宝宝光溜溜的坐在地上,满头满脸都是白色。

“卧槽什么鬼!!!!”



TBC

评论 ( 26 )
热度 ( 34 )
  1. Billill0228刘依然 转载了此文字

© 刘依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