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依然

给自己留一块安静的小天地

瑜洲 #短篇 等你归来

花吐症这个神奇的设定

虐能虐死人,甜能甜死人

没写过虐文,想尝试一下

蒸煮发糖我就想虐也是够了

开放结尾好吗,开放!!!

别打我好吗

==============================

“黄景瑜,如果我得了什么绝症的话,你会不会难过啊?”

“咦,年轻力壮的大小伙子干嘛问这么矫情的话啊,还是说其实你是小姑娘啊,那你隐藏很好嘛小朋友。”

“没和你开玩笑,万一有一天呢,现在没事,那以后我们老了呢,死总要分个先后的吧。”

“........”

“说的也是,咱俩这四面楚歌的情况,还不一定能到那种时候呢。”

“怎么不会啊,我黄景瑜怕过什么,肯定得到变成俩糟老头子的时候啊。”

“我就是问着玩的你那么认真干啥啊,是不是傻。”

许魏洲科科科科科科的笑,黄景瑜看着他的侧脸喃喃自语,“当然会难过啊,你可是,我的好哥们呢。”

 

01

这段完整的对话黄景瑜记不清了,但是每每想起来他都难过的要死,他还没来得及用同样的问题为难一下他就被电话打断了,忙里偷闲总归是要被抓回去继续工作的,许魏洲临走前留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脸,圆溜溜的大眼睛眯成了两湾月牙,露着尖尖小小的猫牙,谁也没想过那是他留给他最后的画面。

 

02

我可能真的病了,治不好的那种。

这是黄景瑜给自己下的定义,期限,三个月。

 

两年过去却依旧不能到现场的黄景瑜透过屏幕看到了无数个不一样的许魏洲,认真的,调皮的,温柔的,狂野的,魅惑的......

他从前以为,许魏洲在他的面前是最最真实的样子,他曾经骄傲的与友人炫耀,许魏洲有一面是专属于他的。

但,也只有一面,仅此而已。毕竟今晚的他,他都没见过。

看着他眼里细碎的光亮,不知许魏洲被人抢走的危机感从何而来。黄景瑜觉得喉头一紧,捂住嘴巴的手上赫然躺着一朵小小的樱花。

粉色的花瓣落在地板上,黄景瑜还在思考到底是从哪里挂到了这么少女的花。

喉咙传来的又一阵瘙痒,错愕的看着嘴中掉落的带着丝丝血色小花愣了许久,其实也就只有那么一两分钟而已,他淡定的捡起花瓣扔进了垃圾桶,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只是抓着鼠标颤抖的手出卖了主人内心的不安。

 

03

花吐症,思念或执恋深厚却无法传达的时候,人就会患上花吐き病。他们会从嘴里吐出花开,在三个月内如果没有心意相通就会死。

吃酸性食物/液体 可以抑制花吐症, 但是每次也就抑制一小时左右 持续服用会产生抗药性,关于三个月后死亡的说法不一,比如因花瓣窒息或直接消失。

 

04

黄景瑜烦躁的将鼠标扔到脚边,也就是说,我连自己最后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症状已经从零星的两三朵变成五六朵甚至十朵,黄景瑜还知道过不多久,吐出来的花便会一堆计算。

那又怎么样呢?

一个男人内心的强大之处在于,能够思路清晰的分析当前的形势,能够清醒的计算余下的时间,能够将手头的事情一件一件安排好,能够极力安抚下家人的情绪,能够在不着痕迹的躲过工作人员,不动声色的将花吐到角落。

 

一切如常。

除了助理总是在他的住所发现一朵一朵散落的樱花,还有他久治不愈的咳嗽。

 

05

黄景瑜的冷静足以瞒过所有人,除了许魏洲。

毕竟曾经几天不聚一聚就难受的黄先生已经用各种各样的借口搪塞了他要见面的想法。

“咳咳咳......我都说了感冒嘛,传染你怎么办?”

“啥叫有困难不找你一起分担啊,生病能和你一起分担啊是不是傻!”

“行了你别折腾了还有那么多场巡演呢,咳咳,老实休息不行吗?”

“就你?还揍我?你看看你现在小胳膊小腿,怕你啊,咳!”

......

“黄景瑜!你是不是有事瞒我?”

“咳咳咳咳,瞒你啥啊,你这么精明我一个傻白甜有事能瞒住你那我就太棒了。”

“啊啊啊他们叫我去工作了,别啰嗦了啊小心你回来我揉你!”

快速的挂了电话,黄景瑜真的不是小人精许魏洲的对手,再聊下去说漏嘴在所难免。

如果还有机会的话,真想和你去柔术馆痛快的练一场,痛快的喝次野酒,痛快的干些我们都没干过的事,大概没机会了吧。

无力的躺在床上,哪还有什么工作,助理为了让他好好养病早就推掉了。

手边的樱花一簇一簇的,明明是软萌的粉色,黄景瑜却觉得格外刺眼。

 

06

在症状出现的第两个半月,不放心他的助理姐姐推开卧室门的一瞬间餐盒打翻的声音便传的满室。

黄景瑜疲惫的睁开双眼,习以为常的看了看包围了自己的樱花,和捂着嘴泪流满面的助理姐姐。

“景瑜......”

“咳咳...你来了啊,吓到了吧。没事,你先去客厅坐坐,我先清理一下,咳......”

助理姐姐沉默的看着黄景瑜熟练的将樱花收在一起倒进垃圾桶,不时的咳嗽声便是整个房间里全部的声音,刚刚吐出的樱花覆盖在昨夜的上面,一层又一层,好像永无止境一般。

她自责,明明很久之前她就在他房间发现过樱花却从未当做一回事。她难过,看着他愈发消瘦的脸便知道他有多痛苦。她心疼,心疼还是半大孩子男人居然默默承受下了这一切。

“咳,花吐症,没见过吧,是不是让你长见识了胖蒙蒙?”

“这个时候你还开玩笑,你能不能走点心啊黄景瑜!为什么不和我们说啊,我是你的助理你连我都不告诉你是不是要造反啊?”

“行了别哭了啊,我都还没有哭哪。这种事情告诉你有用吗,你能替我分担吗?”

“......”

“对吧,你们谁都不能改变什么啊,连我自己都没办法,又何必让你们徒增烦恼呢?”

“那你去找他说清楚啊,是洲洲对不对?你等等我帮你说....”

黄景瑜一把按下她握着手机的手。

“为什么要告诉他呢?不说出口,我们还是好兄弟呢,如果他知道,要怎么想,我们认识快三年了,三年他都没有任何表示,短短的半个月他就能爱上我吗?怎么可能呢。

然后呢,他不爱我,我还是会死。我太了解他,他会一辈子活在自责中,因为他会觉得我是因他而死!你以为这三年我是怎么过来的,你以为我不想和他在一起吗?我想啊,我他妈都想疯了!

就算他是个男人我也可以追求他啊,可是我们的前途呢?大好的前途呢?两年前的事情还不够吗?他有多想带着他的梦走下去啊,我无所谓的,可是我要陪着他走到更高的地方,我还要做他的后盾啊。

我们躲着粉丝躲着狗仔,提起千万个小心才敢见一次面,只是怕有人会借题发挥大做文章。

所以,不可以,什么都不要告诉他。

蒙蒙,求求你,别告诉他。”

别告诉他,他会难过,而我,不想看他难过。

两三片樱花落在她的手边,她哭着点点头。

听你的,不让他难过。

 

07

离三个月的期限只剩一天,许魏洲海外演唱会的日子,场面依旧火爆。

这几年他的足迹已经遍布亚洲多个地区,办过大大小小无数次巡演,除了第一年,每场他都会对着那个空着的VIP唱完整首属于两个人的合唱。

那人问起来,他只说,弥补粉丝们的遗憾。

其实啊,时间过去那么久,谁还会记得,谁还会在意呢,在意的,从来就只有他自己罢了。

 

08

庆功宴开始的时候凌晨已过,地球的另一边助理和经纪人依旧陪在他床边,看着的视频转播,一遍又一遍。

“我说,你俩说句话啊,以前不是老干架吗,这回我不拦你们了,你们还不打了,是不是故意的啊?”

拍拍身上的花瓣,其实他已经很不舒服了,花团堵在喉咙难受的不得了。

“我想了想,你们这样不行,咳咳,我还是拉架吧,手机给我,咳...”

 

“喂 ???”

“洲洲......”

“我快死了...”

“你别闹,是不是想我了啊?想我直说,说这么邪乎干什么,吓我啊?”

“不是...咳咳...你听我说,我真的...快死了...

你和你说个故事啊,有个傻小子,特别小的时候就出来工作了,见了太多人情冷暖,他发誓不在和人交心了。他为了挣钱,什么都干过,他还当过淘宝模特,一下午拍过三百来件衬衫,脖子手指头都磨破了,他也没觉得有什么,男人嘛。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命中注定嘛,他拍了个戏,遇到另外一个傻小子,真的傻啊,对谁都那么好,就怕别人不知道他好说话,让干什么干什么,结果又淋雨有冷水洗澡把自己整感冒了,你就说他是不是傻。

就这样了他还想着给别人暖脚呢,人家睡觉把他胳膊压麻了也不说话,就显自己手大,还单手看图呢。傻小子一号抛弃了所有的原则对他好。他觉得,两个默默无闻的小孩一起出来,走到那个位置,手挽手肩并肩的人亲近嘛,必须的事。

可是呀,感情忽然就变味了。外界给他们的压力太大了,他想说,那就这样吧,可是他看不得傻小子二号独自承受啊,瘦的都脱型了,那哪行。

后来,他发誓,什么都不说了,陪他走下去吧,能走多远走多远,出事了他就替他顶着,谁让他比他高了二点五厘米呢。

他还有一天的时间了,本来他不想说来着,怕他难过,怕他自责一辈子,那他就得担心的连胎都投不了了。

你说,人死之前还是别带着遗憾吧,就告诉他千万别自责就行了。

你说这傻小子二号得幸福吧,要不然多对不起傻小子一号呢是吧....”

“你说谁傻子呢黄景瑜????”

“你不是问过我,你要是得绝症了你会不会难过吗,咳咳...那我现在问你,你会怎么样啊?”

“为了傻子一号那话也不能难过啊!”

“哦....好吧...也是,不能把自己想得太重要了....”

“我不会让你死的。”

 

别闹,没救的。

 

09

许魏洲抛下一切跨越了半个地球闯进黄景瑜家的时候只剩下满室樱花,和被樱花簇拥的黄景瑜。

时钟的三个指针同时指向了十二。

“黄景瑜,我来了,快醒醒。”

 

10

樱花的花语,等你回来。

 

 

END

评论 ( 18 )
热度 ( 29 )
  1. Billill0228刘依然 转载了此文字

© 刘依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