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依然

给自己留一块安静的小天地

宝宝我们去哪里呀(大人瑜x宝宝洲) chapter 11

这事也是让人挺不开心的吧

就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也只会让爱他们的人更爱的吧

我们可是经历过大事的人,怕什么啊对不对

然后,这文变成周更我也是很惭愧的TTTT

怪我老师不怪我哦,给你们笔芯

=======================================

chapter  7

chapter  8

chapter  9

chapter  10


Chapter  11

 

早上七点半,黄景瑜早就应该起床给许啾啾准备早饭了,准备蹭饭的阿蒙左等右等知道拍摄快开始也没看某奶爸的身影出现,只好重操旧业费心费力的去叫黄什么先生起床。

“黄景瑜我知道你昨天出去和洲洲玩了憋和我说什么你累了啊,你说你都多大人了还要别人叫你起床,小史不是说你除了生孩子全部技能已经满点了吗你怎么还起不来呢?我和你说你不能慢慢起慢慢起这招只对洲洲有用,你...快....给.....我......起....来......”

阿蒙觉得自从他接手黄景瑜这个画风清奇的艺人之后抗打击力越来越好了。她默认了黄景瑜和许魏洲的关系,这几年他们能隐藏的这么好都是因为有她帮忙打掩护。喜欢韩团偶吧的女孩子骨子里或多或少都带着腐女因子,两个高颜值的男人每天在她面前晃来晃去会脑补某些画面也是可以理解的对不对!

但是!当两具相拥的肉体真的出现在眼前时又要另当别论了。

黄景瑜睡得迷迷瞪瞪的确定了许魏洲背对自己被环在怀里,呼噜了两下满头炸起的呆毛,许魏洲就像被挠下巴的猫咪,翻了个身蹭到他的颈窝,黄景瑜的嘴唇紧挨着耳畔,微敞的衣领下还有几个红印子。

阿蒙没吃早饭的焦躁和要叫人起床的怨念在这一刻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怎么觉得空气稀薄到她都快缺氧了,不然怎么会脑袋懵懵的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呢?怎么会无意识的拿出手机拍了照片呢?怎么会抑制不住自己想尖叫的心情呢?怎么会和所有西皮粉一样想炸成大呲花呢?

 

作为一个有职业道德的助理,阿蒙轻咳一声换正经脸,仿佛刚刚激动的要上天的人不是她。

“景瑜起床了,再过一个小时就要拍摄了,你还要装发呢,今天戏份不多回来还有大把时间呢别赖床了!”

“嗯...嗯...洲洲起来了,我要去拍戏了.....”

“黄景瑜你好烦都怪你昨天不放过我现在和你还不让我睡觉.....”

“可是我真的好想你啊。”

好像哪里不对。

“......”

“......”

“......”

窗外剧组爆破的声音惊醒了不在一个频道上的三人,许魏洲狠狠地掐在黄懵逼先生的大腿上,疼得他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面对阿蒙我错过了一个世纪但是我不需要解释我都懂的眼神黄景瑜压力真的不是一般的大。“辣个.....蒙蒙你来啦,嘿嘿嘿嘿。”

“黄景瑜你要迟到了你造吗?”

“我马上就起来了嘿嘿嘿嘿你老人家息怒啊。”

“现在情况很严重啊你想解释吗不过你解释我也并不想听哦嚯嚯嚯!”

“我当然要能和你汇报情况啊可是你先回避一下好不好我们俩不方便啊。”

“那你说说有多不方便啊!和姐姐说说昨天你们干了什么啊,洲洲怎么变回来的啊?”

“蒙蒙这个八卦的表情不适合你啊你能不能不这样我们啥也没干!!!”

“好吧我们干了点啥,不对我们没干啥.....”

“..........”

许魏洲默默的用被子蒙上了自己的头,此时他真希望自己是一只鸵鸟,对这个世界好绝望啊心好累啊,黄景瑜你的智商怎么下线了你不是老油条么嘴怎么变得这么笨了啊TT

 

“行了景瑜我不逗你了,快点收拾收拾先去拍戏吧,等结束我们再好好说。”技能满点且难聊的黄先生从来都只有让别人吃瘪的份,现在这个样子的黄景瑜逗得阿蒙不行,要不是时间不允许,才不会放过他呢!

“谢谢阿蒙大人放过我!”

“这事还没完呢,不让人人省心的小屁孩,我先去吃饭了你快点!”

 

送走了阿蒙,许魏洲还把自己困在被子里不肯出来“洲洲快出来,别闷坏啦!”

“ZZZ........”以为他家洲洲是因为害羞不出来,从被子里挖出来才发现其实人家又睡了,果然是心大了啊,挺好哒。

“洲洲我要出门啦,别人知道你在这不好,幸好剧组有钱给主演们分了公寓,你就先不要出门啦,手机留给你,有事给蒙蒙打电话好不好?”

“唔.....黄景瑜我要吃肉....”

馋猫两个月没吃过肉了“好好好,我中午不回来,给你叫外卖,乖乖的哦。”

“黄景瑜....”

“恩?”

许魏洲眼睛都没睁开在那里嘟嘟囔囔,黄景瑜凑近想听清楚他在说什么。

“啵!”一个响亮的吻落在脸颊,黄景瑜还没反应过来,多觉的许猫咪又睡过去了。

“嘿嘿嘿嘿....”片场所有工作人员一致认为黄大明星吃错药了,不然怎么拍着生死离别的戏码都会傻嘿嘿的笑出来啊,妹子都哭不出来了黄景瑜你看见了吗?

唯一知情的阿蒙也只能默默的翻个白眼,以此来表示对自家艺人的嫌弃。

这些当然都是来自朋友们善意的提醒,尽管结束拍摄的黄景瑜疲惫不堪,想到有人做好饭等他回去代表着喜悦的虎牙便毫不掩饰的暴露在外面。

几乎是用跑的回到了住处,许魏洲安静的坐在沙发上,暖黄的灯光照得他的脸更加柔和,黄景瑜看着他的眼睛说不出话来。他听到过那么多对于许魏洲眼睛的描述,却不低此时此刻的一分一毫,分明还是那张波澜不惊的脸,湿润的眼里流露出特别温暖的光芒,对于黄景瑜来说就仿佛往心里灌输一种使他振奋的力量 。

“你回来啦!”

“恩,我回来了。”

说完两人都笑了出来,太久违的对话,又好像只是这些日子的一部分,黄景瑜把爱人环进怀里偷了个香却被许魏洲一把推开“你还当我是小孩子吗不要把我当成宝宝啦,这种画风不适合我们了快点换一换!”

“哦,洲洲你中午吃饱了吗?”

“吃饱了呀外卖可好次了!!”满足满足。

“没被谁发现吗你怎么取得外卖啊?”

“我让外卖小哥在外面等着我就开了个门缝他都没看见我!”

看着许魏洲一脸我聪明吧快来表扬我的样子黄景瑜还是没忍住,你自己说的要换回从前的画风,怎么自己还是一副小孩子样呢。

“我开心!快点定外卖啦我还要吃肉,我要吃小龙虾,我要吃炸鸡,我还要吃脆香米!!再也不要吃米糊糊和没有味道的面条了明天我要自己做饭哼!”

黄景瑜大概要爱死许魏洲这幅撒娇耍赖我不管反正你要满足我的样子了吧,二十七八岁的男人,大概也只愿意在最亲近的人面前表现出这幅恃宠而骄的模样。

“吃吃吃,想吃啥吃啥!不过有一点,你可别逞强,啥时候吃还没有啊,可别把胃吃坏了,那你就只能继续喝粥咯!”

 

吃饱喝足的许魏洲躺在黄景瑜大腿上无聊的刷着微博,好久没上线,一登录差点卡死了黄景瑜的新手机,自己手机还扔在他们家里,恩。无视了五花八门的消息,发了张自拍表示自己心情很好身体很好哪哪都可好了,所以请大家不要担心,附赠许氏委屈和自拍一张。粉丝们发给他了好多喵啊,好想berry啊,好久没有撸过猫了呢,哭唧唧。

“黄景瑜,最近你妈妈有没有发berry的照片给你啊?给我看看好不好?”

“祖宗我每天顾你都顾不过来哪有时间管berry啊,我妈也想不起来拍照的呀,好好好等会我打电话让我妈拍照哈你等等。”

明明知道许魏洲就是吃死了他看不得他委屈的小表情,明明知道他不可能哭,圆溜溜的大眼睛里却盛满了星空。

 

在偷笑的许魏洲面前晃了晃手机,一大一小两个白团子出现在屏幕上。

“哎呀哎呀夏天不是都脱毛吗怎么这两只还和糯米团子一样圆啊,阿姨到底给她们吃了多少东西啊手感肯定超级好啊好想抱TTTT”

“洲洲,难道你不应该把时间留给我吗,今天休息好了没?”

“休息好了啊,睡了大半天呢就怕一会睡不着了哎呀哎呀你别把手机拿走啊我还没看完呢!”

“看什么看,大晚上的我们干点别的事吧当我不知道你想什么呢?”

“我才没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呢!!把手机给我呀!”

“洲洲,你知道有句话叫做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不知道!!!我才不知道呢!!!你走开!!!”我还治不了你了!

许魏洲趴在黄景瑜身上伸长手臂吃力的企图夺下黄景瑜的手机,未果,大眼睛滴溜溜的一转,把魔抓伸向了他的腰部。黄景瑜的腰部仿佛有一个开关,只要按对位置他就会笑道全身脱力。

“哈哈哈哈哈哈小混蛋哈哈哈哈哈!!!!”

以为胜利了的许小朋友还没来得及得意黄景瑜就压了上来,太久不运动,连力气都变小了,他推不动山一样的黄景瑜,热气扑在他脖子上,燥的他浑身难受。

“黄景瑜,景瑜,景瑜呀........”

许魏洲在搞不定黄景瑜的时候通常有三招,其中一招就是软软的叫景瑜。这两个字堪比万能解药,不论黄景瑜是怎么样的状态,听到这两个字百分之九十会熄火。显然太久不和黄景瑜斗智斗勇的许魏洲同学并没有搞太清楚状况,因为刚刚的打闹宽大的T恤领口已经从一边的肩膀上滑落,许魏洲很白,而且黄景瑜觉得自他从宝宝变回成人皮肤更柔嫩了点,颈部与肩膀相连的地方零星散落着几抹红痕,温润的眼里铺着两层水膜,仿佛眨眼就能流出眼泪来。

“洲洲,两个月了。”


TBC

来咬我了呀啦啦啦啦


评论 ( 13 )
热度 ( 34 )
  1. Billill0228刘依然 转载了此文字

© 刘依然 | Powered by LOFTER